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國際電力

南非高調重啟核電開發,模塊化小型堆或成首選

時間:[2019-08-28 ] 信息來源:中國能源報
作者: 
瀏覽次數:

   將核電“束之高閣”近兩年后,南非決定改變主意。作為非洲唯一一個核電國家,南非多年來一直強推核電發展,在上一任總統祖馬任期時達到了頂峰,一邊與俄羅斯開展6500萬美元核電合作,一邊制定了2030年前建成9600兆瓦核電裝機的目標。但隨著祖馬因涉嫌腐敗而下臺,南非核電產業大幅擴張的腳步被迫暫停。

 
  南非現任總統拉馬福薩在2017年底開始的第一個任期內宣布“擱置核電”,但在去年7月第十屆金磚峰會期間與俄總統普京“私下交談”之后,對于“兩國繼續推進核電合作”有所觸動。今年5月開啟第二任期后,更是一改諱莫如深的態度,強調“缺電”讓南非對任何潛在能源“敞開大門”,間接為重啟核電鋪路。
 
  尋求“經濟實惠”的核電
 
  “它(核能)已經重新回到了我們的討論中。”南非能源和礦產資源部部長曼塔謝在8月20日于約翰內斯堡舉行的一場圓桌會議上表示。這是曼塔謝自5月上任以來,第三次公開力挺核電,標志著南非政府考慮將核電重新納入國家長期能源戰略規劃。
 
  曼塔謝強調,南非不會大規模新建核電項目,而是以經濟實惠的方式增加產能。“我們認為當前不適宜大力發展核能,而是應該以國家能夠承受的速度和成本推進,走模塊化的道路,提供負擔得起的核電。”他說,“在此前與俄羅斯商討的核能協議中,我們發現可能存在腐敗問題,但這并不會影響我們與他們(俄羅斯)的合作,也絕不意味著我們不再需要它(核能)。”
 
  南非擁有非洲大陸上唯一一座核電站Kelberg,目前由南非國家電力公司(Eskom,以下簡稱“南非國電”)運營,這座位于開普敦附近且擁有兩個反應堆的核電站裝機1860兆瓦,相當于南非電力裝機總量的2.5%,約占南非電力供應的5%,該國正在努力將其壽命延長20年至2044年。事實上,曼塔謝3個月前甫一上任就向議會建言,應該重新開始規劃新的核電產能,旨在2045年之后可以投產上線,否則屆時南非仍難填補龐大電力缺口。
 
  7月,南非公布2019-2020財年國家預算草案時,曼塔謝再次將核能發展擺上臺面,呼吁盡快規劃新建核電站事宜。“國家必須避免走極端的能源問題,即不是煤炭就是可再生能源,我們應該考慮的是如何有效利用所能掌握的所有能源資源,旨在安全、清潔、穩定且可持續地提供能源和電力。”
 
  路透社8月21日報道稱,鑒于大規模新建核電產能將給南非經濟帶來沉重負擔,該國正在評估小型核電的前景。當前,持續已久的缺電問題對南非經濟構成嚴重威脅,尤其是重要的礦業和制造業,今年首季該國經濟創10年來最大跌幅,GDP年率季跌3.2%。
 
  “小型模塊化”規劃在即
 
  盡管曼塔謝并未給出具體的新建核電產能時間表,但明確表達了“南非不會放棄核電,而是正在尋找一條更經濟路線”的立場,同時表示關于核電的規劃和細則將在新版《國家綜合資源計劃》(IRP)中披露。
 
  南非《每日電訊報》8月21日消息稱,南非政府正在與企業和勞工就新版IRP進行討論,預計將在9月中旬前提交至內閣進行最終審批。IRP于2010年出臺,每兩年更新一次,旨在跟上電力需求、成本和技術變化,現行IRP將于9月底到期,新版將圍繞2030年能源戰略目標予以更新和調整。
 
  曼塔謝介紹稱,新版IRP包含了“小型模塊化核反應堆”的相關規劃,這意味著政府會考慮建設以比過去更小規模的核電站。
 
  有經濟學家表示,對當前經濟下滑嚴重的南非而言,大規模新建核電站是“不可承受之重”,而且會給本就岌岌可危的主權信用評級帶來更大沖擊。據悉,國際評級機構惠譽已于7月底將南非的信評展望下調至負面,預示該國離垃圾級別僅一步之遙。另一大國際評級機構穆迪也表示,如果南非無法在11月前改善大幅增加的預算赤字和公共債務,將下調其當前最低投資級別的信用評級。
 
  南非《星報》援引南非能源專家Chris Yelland的文章稱,南非在新建大型核電站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即便新版IRP有所體現也不意味著就會發生,考慮到南非當前經濟形勢和財政收入情況,“模塊化小型堆”的確是最優選擇。
 
  核能是紓解“電荒”關鍵
 
  南非一直深受缺電困擾,今年第一季度更是經歷了近年來最嚴重的一場停電。鑒于南非國電旗下污染老舊的燃煤電站將在未來20年內相繼退役,加上該公司深陷運營危機自顧不暇,如何快速增加電力產能成為南非政府的最大難題。
 
  “電荒恐懼”正在南非全國蔓延,曼塔謝對此深感憂慮。“我們(能源和礦產資源部)不是任何能源資源的‘說客’,我們要對國家能源結構做出最適當的調整和監督,而核能無疑將在其中占據一席之地。”他強調,“嚴重依賴煤炭的局面肯定會結束,但是政府必須謹慎地考慮向可再生能源過渡這一問題。我們不可能從一個極端跳到另一個極端,在煤電全面退役的情況下徹底依靠清潔能源而沒有后備電力,這只會將國家推向更大的‘黑暗’。”
 
  南非《商報》撰文稱,核能無疑是紓解“電荒”的關鍵。盡管核電存在成本高和融資難等問題,且國內“不需要核能”的聲音仍然很多,但核能仍然是南非煤電退役后填補龐大電力缺口的不二選擇,而推行小型堆則是幫助該國用上可靠、清潔和廉價核電的“捷徑”。
 
  去年底,負責監督南非政府部門工作的南非議會能源結構委員會(PCE)曾公開表示,新版IRP必須明確“核能仍是南非能源結構的重要組成部分”,其應該是全球唯一可行的長期大宗能源,迄今沒有任何有說服力的論據可以反駁“核能仍然是最安全、最環保、最清潔、最具成本效益和最可持續的技術選擇”這一結論。
 
  據了解,去年底披露的新版IRP草案中提議增加煤炭、水力、太陽能、風能和天然氣的產能,到2030年達到煤炭占比46%、天然氣占比16%、風能占比15%和太陽能占比10%。
全天北京赛计划